海岛奇兵战备档案怎么用(军营里的“最后一次”)

横幅

军训的活动感受怎么写?

军训的第一课就是站军姿,抬头、挺胸、十指夹紧贴于裤缝,真是难受,虽然有教官陪我们一起站,可我们还是坚持不住,头上顶着火热的阳光,我感觉到汗从我的额头滴到了地下。

真是苦,这还不算苦的。

联系正步的时候,教官让我们控腿,一控就是十分钟,当然有教官陪伴,十分钟不到,我们已经东倒西歪了。

可教官却稳稳地站在那,还和我们聊天呢。

我不禁佩服他们的毅力和耐力。

后几天我们学了擒敌拳,有几个教官给我们表演了跳起来再摔下去的动作,真是太厉害了。

我的手都快拍麻了,无限的敬佩涌上心头。

军训十天,我学到了很多,首先我真正地了解遵守纪律的重要性,不单单是以前的听话就好,而是要不啊纪律放在心上,要有责任感,对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任;其次,在这十天里我感受到军人那良好的生活习惯,我会朝着那个标准努力,让自己拥有良好的习惯。

回到学校后我会认真努力地学习,像军人一样吃苦耐劳,我不会忘记这最后一次军营生活。

军训感受度过了三天的军训,同学们是什么感受呢?有些许疲惫,有些许兴奋,有些许解脱,更有些许有得。

三天军训虽短,却给我们上了复旦附中的第一课。

军训中,有苦,有累,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快乐。

第一天军训,暴雨骤至,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好象老天有意告诉我们,军训不是闹着玩的。

大家一起学习立正,稍息,一遍遍地做着枯燥无味的四面转。

渐渐地,太阳又露出来。

被雨水打湿的衣裳刚刚晾干,就又被汗水所浸湿。

然而,汗水浸湿了衣裳,却无法打败大家的坚强。

第一天,我们学会了坚韧不拔。

第二天军训,艳阳高照。

同学们腰酸脚痛,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脸上滑落。

然而,只要教官的命令,就没有人会擅自休息,即使脚下磨出了水泡。

这一站,就是半个小时。

教官不发话,整个班级就是一支整齐的队伍,没有一死一毫的动摇。

第二天,我们学会了服从命令。

第三天军训,要迎接下午的会操。

为了班级的荣誉,每个方阵都一丝不苟地练习着集体的配合。

从最简单的立正,稍息,到向右看齐,再到四面转法,最后到整个方阵的齐步行进,都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犯一点差错。

俗话说: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不错,前排同学小小的一个错误,就会是整个排面变乱,操场上,没一个方阵无数次地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再从那一头跑到这一头。

无数次的练习就是为了训练整支队伍的统一一致。

教官说:步调一致,整齐划一才是真正的军队。

今天,我们又学会协调一致。

三天的军训,我们付出了辛苦,付出了汗水。

然而得到的却是一份沉甸甸的收获。

我们学会了坚韧不拔,学会了服从命令。

军训,就是要培养我们的品质,磨砺我们的意志。

经历了军训,我们获益匪浅;通过了军训,我们无比骄傲。

在今天的结营式上,大家或许是备感自豪,或许是心喊解放。

然而,毕竟我们经历了,我们努力了,我们能够说,军训后,我们更出色。

我们选择了坚持。

尽管烈日炎炎,一分一秒地如此漫长,但在训练场上的我们昂首挺胸、精神饱满,认真进行着训练。

最后的结果正像教官说的那样,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用自己的汗水和努力换来的是结业式上完美的表演,赢来的是前来参加结业式的院领导、老师以及教官们的认同和掌声。

我们不否认的是,身为独生子女的我们习惯于独来独往,凡事先考虑到的是我们自己,而忽视了许多事是需要大家共同为之付出才能做好的。

当我们把自己融在一个大集体时,个人的得失就显得微不足道,显现出的是一个团队的作用和力量。

为了使这个团队有一个良好的精神面貌展现在全体教官的面前,为了给学院增光添彩,不少同学是带病坚持训练的。

我想如果没有这种集体意识和集体荣誉感,我们军训的效果也不会这样好。

在军训过程中,我们不但学会了一些军事常识,我们还学会了尊重他人。

开始我们曾为一些小事与教官发生冲撞,以至于彼此之间产生了误会,说话语气也难免会重一些。

但是我们随时都在反醒自己,毕竟军训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体验军人的生活,了解作为一名军人应遵循的基本准则;而教官们亦在调整,因为我们是学生,和真正的军人是有差别的。

为了缓解偶尔出现的矛盾,我们坐在一起聊天,交换着各自的人生经历和对问题的看法,换位思考后彼此之间有了进一步了解的同时,我们也明白了军队铁的纪律,而教官们也接受了我们身上存在的一些问题。

从中我们也体会到了学会理解和尊重他人,学会换位思考的重要性。

许是离家在外,身在军营,我们的教官不能经常回家,所以他们对父母兄弟姐妹有着一种深深的思念,每次回家都会为父老乡亲们做点什么。

他们对家乡的怀念和对父母的孝敬,感动了我们的同时,也使我们学会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所以在打电话回家时,我们会叮嘱父母上班时路上小心,不要吸烟,那有害身体健康;生病了记得要吃药,不要为了挣钱而忽略自己的健康;我们在基地生活很好和同学教官相处很融洽,请不要为我们担心“““匆匆挂上电话,擦掉眼角的泪水,心中充满了无限思念。

可以说,军营的生活使我们的意志得到锻炼的同时,也使我们懂得了感恩,懂得了长大成人的意味着什么。

难忘的军训,教会了我太多、太多。

自信、奉献,尊重、感恩“““这些都是财富,一笔宝贵的财富。

在军训之前,我总认为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虽然初中、高中也有过军训,但那毕竟只是在校内,因此对这种军营中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再加上那些电视上所报道的军训中的篝火晚会、打靶、野营、拉歌……我真的把军训当作夏令营般轻松和自在。

到达训练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军营就是军营,军人的坚强和钢硬不是轻松自在能够练就出来的。

当天下午,我就体验到了军营的严肃气氛。

教官说话时不可乱动,笑更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就算吃饭时都不能发出除了餐具碰撞饭盒以外的声间。

回宿舍的路上要高喊口号,喊不响就不让回去,可有时明明用尽全力,教官却还不满意,于是只能拼命嚷出来。

那一晚,我哭了,苦涩的泪流进嘴里,心中的憧憬被击得粉碎……第二天不到五点钟,我就起来了,因为六点钟要集合,在这之前还要整理内务。

按照要求,被子要折成豆腐块,有的同学甚至起得更早一些。

而我则是在前一晚把被子叠好没舍得拆,和衣而睡,以此减少早上的慌乱,可还是很忙的就到了集合时间。

吃过早饭,一天的训练开始了。

海岛奇兵战备档案怎么用(军营里的“最后一次”)

不准动,不准笑,站军姿;一遍一遍地坐下,起立,蹲下,起立;短时间的休息;吃饭时间食堂门口一遍一遍的喊号;食堂里一遍遍的拿凳子,再放进去的动作操练……教官“残酷”的训练方式,不通人情的批评让我们不堪忍受,甚至产生了厌烦……吃过晚饭后,本想飞奔进宿舍,贪睡在床上,享受一天难得的时光。

此时,教官却通知我们今天训练的下一个项目是军体拳。

就这样,那个难忘的夜晚,教官不辞辛劳地为我们演示,一遍遍地耐心教导……看着他们疲惫的神态,听着他们已经嘶哑的嗓音,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动。

也许他们的方式有些激烈,言辞过于锋利,但他们毕竟是军人,军人的刚毅使他们不善于柔风细雨……我不再仇视教官,不再反感军训,可由于身体的原因,我来到了特勤分队,这是一个专门为病号组建的连队,负责一些后勤工作。

工作很轻松,但是不能回到以前的连队与同学中,心中竟有了无限遗憾。

“天将降大任于期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军训为大学生加强国防教育,树立爱国主义思想,煅炼身体,增强体质起到了致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我没有能坚持到底,但我也永远难忘这些日子。

在军训之前,我总认为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虽然初中、高中也有过军训,但那毕竟只是在校内,因此对这种军营中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再加上那些电视上所报道的军训中的篝火晚会、打靶、野营、拉歌……我真的把军训当作夏令营般轻松和自在。

军营里的“最后一次”

武警重庆总队即将退伍的下士邓鑫海在扑救山火。徐 乐摄

第76集团军某旅即将退伍的老兵向军旗告别。张石水摄

第76集团军某旅即将退伍的老兵互相整理着装。秦 阳摄

时针指向晚上10点,熄灯号迟迟没有响起。

退役命令宣布前一夜,第76集团军某旅各连都在组织茶话会。上等兵牛青穿过喧闹的人群,停在走廊军容镜前。她站直身体,整理着装,没放过任何一处褶皱。

这位20岁出头的小姑娘,想尽力做好每个动作。因为,这是她军旅生涯的“最后一次”。

在离开军营前的最后日子里,即将退伍的老兵们会经历很多军旅“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叠被子、最后一次值班、最后一次考核、最后一次跳伞……

这些平日里习以为常的事,被赋予了“最后一次”的标签后,显得格外珍贵。经历了这些“最后一次”,他们更加理解了军旅对自己的意义和价值。

关键词 热爱

“一直觉得这岗位太平凡,此刻竟然如此不舍”

深夜查哨,指导员魏鹏推开特战四连一小队的宿舍门,发现一个黑影趴在地上。走近一看,他发现是上等兵王高文在打背包。

“犯错被班长‘惩罚’了?”魏鹏打趣道。

“明天按计划是战备拉动,我想再练习练习打背包。”王高文说,当兵即将满两年,这床被子也陪了他两年。明天的战备拉动,将是他军旅生涯最后一次打背包。

送走指导员,王高文趴在地上继续练习。随着他每次捋动被子,那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思绪逐渐回到新兵连……

和每名新兵的经历并无太大差异,从社会步入军营所带来的迷茫和落差,是王高文当时面临的最大挑战。“幸好有这床军被在。”王高文说,晚上蒙住头一个人小声啜泣时,是这床军被陪伴着他;紧急集合一遍又一遍打背包时,是这床军被陪伴着他;高原备勤时寒风刺骨的夜晚,是这床军被陪伴着他……从最开始的深绿到现在的微微泛白,这床军被陪着他从一名懵懂的地方青年,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士兵。

“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不仅是整理内务的必要环节和基本要求,也是检验军人是否合格的重要标志。”大概是被子叠不好常常被“关照”的缘故,新兵班长这句告诫,像钉子一样牢牢钉在王高文的脑海里。新兵连结束后,他的被子一直是班里叠得最好的那一床。练习了两遍后,王高文觉得明天一定能打好,才摊开被子安心睡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早晨5点,军被如同亲密的战友,将王高文紧紧“抱”着。他小心地撑起身子,蹑手蹑脚地穿好衣服,展开背包绳开始打背包。

急促而猛烈的集合哨音和地平线上刚冒出头的阳光撞在一起,宣告军营的一天正式开始。紧实规整的背包立在王高文的床头,像一名昂首挺胸的士兵。这是他今天拿下的第一场胜利。

同一天,上等兵刘艺也迎来离开总机班的时刻。从她进入总机班第一天起,她就期待离开这个战位。刘艺原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可最后一次走进总机值班室,坐上接续台的瞬间,她才发现:“一直觉得这岗位太平凡,此刻竟然如此不舍。”

刚开始在总机班值班时,对于业务不熟悉的刘艺来说,每一天都很难熬。被班长批评、被上级通报,写检查成了家常便饭,心情常常低落。那段时间,电话铃声时常会在她的梦中急促地响起,把她从梦中摇醒。好在有同年兵的相互帮助和扶持,她们相互交流经验、相互抽背、彼此鼓舞。随着值班业务日益熟练,“来电恐惧”渐渐消退。

如今,秋风扬起,旅途的少年背上行囊,再次出发。过往的岁月,已然成了最美的风景。刘艺说,最后一次值班,倒希望时光慢一些,来电多一些,“就算是为战友最后再服务一次”。

关键词 成长

“就算倒,也要倒在前行的路上”

高原驻训归来,摆在下士王金飞面前的第一件事不是休息调整,也不是收拾行囊,而是参加连队组织的10公里进阶跑考核。这让他的神经一下紧绷起来。

晋升下士考核3000米跑时,王金飞是冲进10分钟的选手。对他而言,跑步不只是一个训练课目,更是他的爱好。即使在工作最繁忙时,过了晚上10点,他也会忍不住出去跑几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对跑步“上瘾”。

这次考核,王金飞心里很没底。去年,王金飞左脚意外受伤,军医告诫他,即使恢复好了,也要尽量避免跑步。从那以后,王金飞很少跑步了。

“一个不能跑步的士兵。”左脚受伤后,王金飞常常这样自嘲。他时常思考:不能跑步,意味着很多训练、考核都无法参加。如果战争来临,该怎么办?

在连队组织的10公里进阶跑考核前一天,指导员李中毅照常劝王金飞不要参加。这一次,王金飞拒绝了指导员的善意劝说。“就算倒,也要倒在前行的路上。”他说。

在王金飞的强烈要求下,连队破格允许他参加“最后一次考核”,并答应做到“一视同仁”。

“预备,跑!”口令下达,王金飞迈开步往前跑去。他不停地鼓励自己:“我能行!”

跑到6公里左右时,王金飞隐约感到左脚的不适。疼痛让脑海中出现了“放弃”,他一边放慢速度,一边为自己不争气的左脚感到愤怒。

坚持到8公里,跑道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泪水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考完的战友开始为王金飞加油助威,他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再慢也不能放弃。

快到达终点时,王金飞看到战友们排成一列,喊着:“加油,你能行!”他咬着牙,拖着疼痛的左脚迈过终点。过线的瞬间,王金飞松了口气:他做到了!

考核成绩公布,王金飞没有合格,但他不感到惋惜。因为跑完全程,对他而言已经合格——他用自己最后的倔强为军旅生涯画上了圆满句号。

铃声响起前,很多即将退伍的老兵会再参观一次旅史馆。作为解说员,上等兵牛青早早守候在旅史馆前厅。身旁,彭雪枫师长的雕像依旧在那儿,庄重、肃穆。等待间,思绪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解说。

那时牛青的解说稚嫩、僵硬,机关干事告诉她要“面带微笑、用真情打动参观者”。她开始有意练习,随着解说次数增多,她体会到,小小的解说员也是一团星星之火,只要用心去讲,讲好每一段历史,便能点燃燎原之势。

每一次解说过程中,牛青都仿佛看到彭雪枫师长率领部队征战娄山关、转战豫皖苏,不断扩大根据地;看到师长用文字宣扬抗日救国思想,将苦难群众从绝望的深渊拉入抗战洪流、迎来拂晓;看到师长组建骑兵团纵横驰骋在淮北平原奋勇杀敌;看到师长在微弱的烛光下给妻子写一封封家书……

不知何时,牛青的眼眶已经湿润了。“小青,参观的队伍来了。”机关干事提醒她。牛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正帽檐、捋衣领、拉衣襟,抬头挺胸,面带微笑,准备迎接自己军旅最后一批参观者。马上,参观官兵将在她的带领下进入“雪枫旅”84年的光辉历史。

关键词 使命

“如果有一天战争来临,我一定义无反顾地回到军营”

当听到即将复退人员原则上不参加伞降实跳的“通知”后,上等兵杨闯沉闷了大半天。“仿佛心中燃烧已久的火焰瞬间被冷水浇灭了。”他说。

杨闯不甘心。熄灯后,他敲响了指导员赵世鹏的屋门:“指导员,我知道伞训很苦,跳伞也有风险,但我还没脱下军装,就是一名军人。请允许我参加实跳,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赵世鹏没有立即答应,但同意让杨闯参加伞降训练。“就算所有课目考核全部合格,也不一定百分百能实跳。”赵世鹏让杨闯回去“好好想想”。

努力很久还不一定能获得一次跳伞的机会,这样做值得吗?但此刻,杨闯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即使不能参加实跳,也要拼尽全力去努力,这样才会不留遗憾。

伞训场上空的阳光尤其刺眼,时间仿佛被按下慢进键,格外漫长。“准备——跳!”随着教练员的口令,杨闯从近2米高的平台跳下,一次、两次……沙坑的土被踩得紧实坚硬,像极了士兵们的斗志——“累吗?累。热吗?热。脚疼吗?疼。还能跳吗?能!”

一路闯关,终于到了决定实跳名额的时刻。连长李伟问道:“做好跳伞准备没有?”杨闯大声回答:“随时能跳。”“好!”李伟鼓舞道。

背着伞包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杨闯没有任何紧张。他只觉得努力有了回报,梦想即将实现。飞机到达预定空域后,他靠着扎实的肌肉记忆,跳出机舱。

只是圆梦一跃,杨闯便已爱上翱翔天空的感觉。“在千米高空看过风景的人不会被地面的山峰困顿住脚步。”这个留着锅盖头、英气逼人的上等兵脸上挤出一丝羞涩。他坦言,在800米的高空俯瞰贺兰山时,这句话就印在了他的心里。

脱下军装的那一天,杨闯告诉自己,虽然退伍了,但要带着军旅的荣耀昂扬地走下去。“如果有一天战争来临,我一定义无反顾地回到军营。”他说。

同样的想法,出现在上等兵麦瓦拉尼·麦明的最后一次巡逻路上。那是雪域高原上的一条碎石路。路的尽头,就是巡逻哨终点,也是这位20岁出头的阿克苏少年军旅生涯的最后一站——他要回去读书了。

2年时光匆匆而过,青春的卷轴上多了一抹迷彩的璀璨。第一次看到“雪枫旅”3个字时,麦瓦拉尼·麦明就开始算着时间,还有583天。似乎除了漫长还是漫长。但今晚,这最后一个多小时的巡逻哨,时间像踩足了油门,丝毫不顾及他的感受,飞速地流逝。2年时间,他收获了太多学校未能给予的宝贵礼物。

第一次看到断崖上“大好河山、寸土不让”8个大字时,那种由心而生的挚爱更加清澈。麦瓦拉尼·麦明意识到,原来真的有一种信仰叫祖国,真的有一种情感叫生死相依。

第一次听到“卫国戍边英雄群体”故事时,麦瓦拉尼·麦明感受到一种浸入人心的感动——生活中你关心我,生死面前我一定护着你。就像前一天晚上班长对他说的话:“我关心你不是因为你是即将退伍的老兵,而是因为你是我的兵!”

脚下的路即将走完。是路就终有尽头,转过弯就是新的起点,但身后这长长的足迹,将伴他一生。

(陈 章 赵阳泱 本报特约记者 马 振 王钰凯)

来源: 解放军报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大部分为原创,有小部分整理于自互联网以及转载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2584871604@qq.com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