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凶猛的食肉动物有哪些(复活任何一种都是人类的噩梦)

横幅

从寒武纪到第四纪,盘点人类崛起前的历届地球霸主

人类 历史 灿烂悠久,然而如果将其与整个地球漫长的岁月相比,却显得如此短暂。

我们着的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距今已有亿年的 历史 了。

早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前,就已经有许多生灵成为地球的统治者了。

距今大约5亿年前开始,地球上出现了一次生命大爆发,也正因如此将地球带入了显生宙(之前的冥古宙、太古宙和元古宙统称为“隐生宙”)的时代。

显生宙之下,人们根据物种的不同特征又划分为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

在三大地质时代之下,科学家们又依据不同阶段而细化出了个纪元。

下面就让我们通过了解不同地质纪元的地球主宰,来了解地球上生物的进化 历史 吧。

距今5.亿年到4.亿年之间,被科学家们称为寒武纪,它是显生宙的开端。

此时的地球上,存在一个超大陆潘诺西亚,然而地表绝大多数面积都被海洋所覆盖,生物孕育其中。

在寒武纪初期短短的几百万年里,集中诞生了绝大多数无脊椎动物,他们形态各异、种类繁多,出土化石的数量惊人。

而在寒武纪之前更为古老的底层中,人们却长期未能寻得东吴化石,因此寒武纪的这场生物大爆发又被古生物学家称为“寒武爆发”。

早期地球上的生物均生长在海洋中,即便是动物们也几乎是静止不动的,不同的物种大体上维持一种互不干涉的生存状态。

那时的地球上,偶尔出现某些滤食类生灵,就已经堪称海洋霸主了。

然而进入寒武纪生物大爆发之后,动物之间的生存竞争骤然激烈。

或许是因为某些物种突然开荤,又或许是由于太多新物种的出现造成了资源紧张,总之动物们为了生存而纷纷进化。

大多数动物均于此时披上了重甲,硬壳类动物第一次大量的出现在了地球上。

为了能够更好的捕食猎物,一种名叫奇虾的动物进化出了在当时而言无比锋利的爪子。

拥有了这双锋利的武器,奇虾在寒武纪的动物争霸舞台上所向披靡。

同时在奇虾的嘴巴附近,形成了个重叠的吸盘结构,能够在靠近猎物的时候吞食和碾碎它们。

如此以来,食物丰盛的奇虾体型越来越大,最长身型可达2米之巨,成为了寒武纪时代地球上名副其实的霸主。

只是在距今4.亿年前,进入寒武纪尾声时,地球上超过%的物种突然灭绝了。

据科学家推断,这很可能是因为一个冰河时代的来临,导致大量生命无法承受温度的剧烈变化而出现的。

寒武纪大灭绝标志着一个纪元的结束,也意味着新纪元的开始。

随着冰河时代的结束,大量融化的雪水流入海洋,导致奥陶纪成为 历史 上发生海侵(又称海进,指的是因海面上升或陆地下降,造成海水对大陆区侵进的地质现象)最广泛的时期之一。

由于寒武纪末至奥陶纪初期,地球上的地质、气候等环境剧烈变化影响了地球物种的结构。

早在寒武纪时期,由于奇虾的肆掠(当时除奇虾之外的绝大多数物种,身长不过巴掌大小),许多物种只能小心翼翼的生存,同时着重进化更好的防御能力。

在此背景之下,角石出现了。

不同于当时其他的物种,在角石的进化历程中,慢慢形成了一种新的体态。

它们将自己最为脆弱的肉体藏于甲壳之内,而将杀伤力最强的腕足至于壳外,如此便形成了一种扛着壳体的形态。

在角石从出生到成熟的过程中,伴随着肉体的生长,外壳的直径逐渐变大。

最终在壳体的前部形成寄存肉体的住室,而在壳体后半部到尖端的一方则形成了一系列储存气体的气室,气室的存在有助于帮助角石在水中更好的升降和平衡。

不同于奇虾内部种类的体态相对统一,角石的形状千姿百态。

有的壳体如同圆盘一样,身长也仅有2.5厘米左右;有的壳体笔直,身长亦可达到厘米的样子;还有的角石身形巨大,捕杀体长1.8米的海底小霸王巨型羽翅鲎,都显得轻松无比。

这后一种角石种类,名叫房角石,体型足足有9米之长,是奥陶纪海洋中当之无愧的霸主,就连前任霸主奇虾在它面前都只能沦为食物了。

奥陶纪时期,鳗鱼和原始鱼类开始出现,珊瑚、三叶虫、原始章鱼等 历史 上赫赫有名的动物同样诞生于此时。

然而在奥陶纪末期,尤其太空中的伽马射线破坏了臭氧层,导致紫外线辐射摧毁了大部分的动植物,进而造成地球上超过%的生物在此次事件中灭绝,地球生态链由此迎来新的洗牌。

进入志留纪时代,海生无脊椎动物仍然占据重要地位。

然而经过了奥陶纪末期大灭绝事件后,长期处于海洋生物底层的鲎类迎来了自己物种的春天。

这些不同物种的鲎同属于板足鲎类。

作为志留纪时期的地球霸主,板足鲎在寒武纪时期只能隐藏自己弱小的身躯,以躲避奇虾的捕猎。

进入奥陶纪时期,板足鲎进化出了更为坚硬的铠甲,并且前端双足形成了十分尖锐的利钳。

更为重要的是,板足鲎的附肢已经在海生动物中率先完成了运动化与呼吸化的隔离,这促使它们在海洋中要更加灵活。

板足鲎的进化,导致奇虾再难如从前一样捕食它们,并进化出了巨型羽翅鲎这一身长1.8米的物种。

然而纵观整个奥陶纪,长达9米的房角石才是更占优势的存在。

在前后三千万年的奥陶纪时期,板足鲎始终被房角石压制而难以抬头,直至志留纪时代的来临。

由于遭到了角石的压迫,板足鲎再度进化,出现了体长3米的广翅鲎。

巨大的身形、坚硬的外壳、锋利的双钳和灵活的附肢,使得广翅鲎被古生物学家冠名以“帝鲎”的尊号,奈何由于脑力发育缺陷,最终消亡了。

原来在广翅鲎肆虐的岁月里,海洋中生活着一群身长仅多厘米的族群,名叫鹦鹉螺。

虽然与广翅鲎相比,鹦鹉螺的身材要渺小许多,但是它们特别喜欢偷吃广翅鲎的卵。

更为要命的是广翅鲎不仅不能有效的保护自己的子嗣,反而和鹦鹉螺一样,同样喜欢食用同类的卵。

就这样广翅鲎被自己玩死了,但是其他板足鲎却借助了奥陶纪末大灭绝的机遇开始腾飞了。

在奥陶纪大灭绝期间,地球海面起伏剧烈,这对运动能力奇差的角石不利,却十分适合灵活善动的板足鲎。

趁此机会,板足鲎飞速进化,并发展出体长超过三米的翼肢鲎,将曾经的天敌角石变成了自己的猎物。

颇为让人称奇的是,正是在志留纪期间,板足鲎开始逐步入侵陆地,成为海生动物的拓荒者。

同样是在志留纪时期,植物种类中的绿藻也开始了征服陆地的步伐。

到了志留纪晚期,有颌鱼类的崛起与植物登陆一道成为志留纪最为重要的生物演化事件,同时也正是有颌鱼类的大规模出现,对板足鲎类造成碾压式打击,所幸经此浩劫之后依旧留存有部分板足鲎品类。

志留纪晚期,动植物竞相登陆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由于大气层中的气体成分(主要是氧气和二氧化碳的比例)发生变化,这同样造成了大约距今4.2亿年前的气候变化,并导致了差不多%的地球物种灭绝。

到了4亿年前,泥盆纪开始了。

在这一时期,鱼类继续进化。

他们一方面在海洋中开疆扩土,逐步碾压了包括三叶虫(这是一种寒武纪就已经存在的海生物种)在内的众多族群;另一方面,它们其中的某些鱼类的鳍开始逐步演变成坚硬的翅片,促使其拥有足够的能力爬行到陆地,并成为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的祖先。

为了能够与志留纪霸主板足鲎抗衡,有一种鱼类针对它而进行了全面进化,它就是邓氏鱼。

比如为了抵御板足鲎锋利的双钳,邓氏鱼进化出了坚硬无比的外甲,其甲胄的密度远胜先前所有物种,故而让板足鲎的武器在它们面前形同虚设。

由于惊人的防护能力,泥盆纪时期的邓氏鱼几近于无敌,开始逐步挤压板足鲎的空间,并逐步发育成为体长可达米、足足有4吨之重、咬合力高达5吨(相当于霸王龙的1.7倍)的顶级掠食物动物。

邓氏鱼的是泥盆纪时代最大的海洋猎食者,被科学家们冠名以“恐鱼”的尊号。

到了泥盆纪晚期,发生了一次大规模长时间的物种大灭绝。

纵观整个泥盆纪晚期至石炭纪交接之际的大灭绝事件,呈现出两个高峰。

第一个发生在泥盆纪晚期法门阶的早期,第二个则出现在泥盆纪和石炭纪交接之时。

两次高峰间隔0晚年,前后总计持续了两百多万年甚至更长时间。

这次大灭绝事件导致地球上%的海洋物种灭绝了,迫使更多的物种登陆。

最早的陆地脊椎动物海纳螈就是在此时登上了陆地的,而它正是人类和其他四足动物的祖先。

在邓氏鱼称霸地球的年代里,不论是板足鲎还是角石,它们的甲壳在邓氏鱼颌骨惊人咬合力之下均宛若脆皮一般。

所幸的是早在志留纪时期,便有部分板足鲎物种 探索 陆地,渐渐的在浅水和陆地上得以苟延残喘,而海洋则彻底沦为邓氏鱼的猎场,甚至许多时候邓氏鱼为了争夺水域会在同族之间展开厮杀。

庞大的身躯、超强的防御和惊人的咬合力,共用构成了邓氏鱼这一恐怖的杀戮恶魔。

然而随着泥盆纪末地球海西运动的加剧,大量地震和火山运动产生了各种喷岩浆。

许多鱼类都被海底岩浆烧死或毒死了,即便活下来的物种,许多也因海水缺氧而闷死了。

不可一世在邓氏鱼在大灭绝事件中退出了 历史 的舞台,海洋物种惨遭重创,这给了陆生物种以绝佳机遇。

进入石炭纪之后,泥盆纪时代随处可见的鱼类退出主流,活跃在海洋中的变成了身长渺小的菊石。

然而真正开始称霸地球的,其实是昆虫族群。

板足鲎再度成为地球上的顶级物种,这得益于部分板足鲎爬上了陆地的努力,进化出可以海陆两栖运作的巨型古广翅鲎。

此时的板足鲎变得更加适应陆地了,在海洋中其实远不如它们当年的祖先。

可是经历了浩劫后的海洋也没有多少它们的天敌了,只是板足鲎并非石炭纪唯一的主宰。

随着植物开始大量从海洋走上陆地,并且逐步演化出木质化的维管组织(蕨类植物大量出现)。

大量的碳元素被固定在植物的木质残骸之中,逐步沉淀形成化石和煤炭能源,这便是石炭纪名称的来源。

之所以会造成大量碳元素被固定木质之中,是因为当时的生物链中并未出现能够分解这些物质的生态物种。

正是由于大量碳元素被深埋地底,才导致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急剧降低,相应的也促使空气中的氧气含量急剧攀升。

高浓度的氧气孕育出了巨脉蜻蜓这种翼展厘米的大型昆虫。

这种蜻蜓时速最高可达千米,即制霸空中,又俯览陆地捕杀猎物,堪称石炭纪时期的雄鹰。

与板足鲎和巨脉蜻蜓共同称霸地球的还有远古蜈蚣虫,这种昆虫牢牢的制霸陆地,虽与当今蜈蚣的形态颇为相似,但却凶猛无比。

石炭纪的地球霸主不论是往前还是往后比较,都要脆弱的多,它们能够存在也只是依托于当时浓厚的氧气密度。

在距今3.05亿年前,冰河时代再度来临,这导致大量热带雨林消亡,二氧化碳跌入地球有史以来最低比重,氧气含量持续增加,甚至一度高达%。

如此高比重的大气层含氧量是极度危险的,因为氧气是一种极其易燃的气体,随着冰河时代的结束和气温的持续回暖,灾难发生了。

由于地球大气层的高度富氧化,导致在气温回暖达到某个临界点时,整个地球都被点燃了,高浓度的氧气助长了火势,一烧就是三十年。

燃烧所带来的有毒气体,持续祸害近万年。

这场大火也导致石炭纪时期依靠高度氧气含量而发展起来的众多物种灭绝或进化成更为渺小的体型。

巨型昆虫惨遭烈火洗地,然而板足鲎却依旧存活了下来。

只是进入二叠纪之后的板足鲎再难重振当年的雄风了,由于过早的将附足进行行动和呼吸的绝对隔离,此时的板足鲎再难有潜能可以挖掘,进化方向大体定型。

厚重的甲壳导致它们步履蹒跚,在陆地上难以与二叠纪的爬行动物争锋。

此时的海洋鱼类再度兴起,浅水则被两栖和爬行动物所占据,因此这支板足鲎就此灭绝了。

只是早在寒武纪时期,就有一支板足鲎旁支另辟奇径,在漫长的佛系进化中一路延续到了今天,这便是蜘蛛。

早在石炭纪中后期,巨脉蜻蜓就遭遇到了自己的天敌,爬行动物引螈。

然而在石炭纪末大灭绝事件中,它们与巨脉蜻蜓一样遭到烈焰焚烧。

所幸在机缘巧合之下,留存了部分火种,并在地球生态渐渐恢复平稳之后,走上了王座。

就外形整体而言,引螈身体长1.8米、四肢粗壮、底盘偏低、头骨巨大,与鳄鱼十分酷似。

只是引螈成为地球主宰的时间,只存在于二叠纪很短的一个区间,此后不久便被赶下了王座。

因此引螈的身上遍布鳞甲,皮肤中拥有许多骨质小结节可以构成防护甲以防御其他食肉动物。

异齿龙正是引螈需要防范的重点,它们也是二叠纪期间统治大陆时间最长的物种。

在地质史上被称作“异齿龙”的物种有两个,其中一个存在于侏罗纪时代,另外一个便是二叠纪的主宰。

全球最凶猛的食肉动物有哪些(复活任何一种都是人类的噩梦)

虽然被冠之以“龙”,但是这一异齿龙不仅不是爬行动物,反而与哺乳类关系更为接近。

在它们背上进化出高大的背帆,这有助于异齿龙在干旱炎热的二叠纪调节自身的温度。

与陆地上霸主争夺如此激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二叠纪的海洋依旧处于生态破坏和恢复的循环之中,未能形成较为强势的捕猎者。

进入二叠纪末,海洋中再度发生大灭绝事件,并导致%的海洋生物就此消失。

从今天的研究角度推论,很有可能是地球生态圈为了应对陆地动植物的大规模繁盛人进行的一次自我调节,即形成更加合理的大气层比例和更完善的生态链,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温室效应”。

正是在二叠纪时期,曾经分离的地球不同板块又一次构成一个整体,被称为“盘古大陆”。

进入二叠纪晚期,正当异齿龙驱逐引螈而成为地球霸主之时,一个与异齿龙一样与哺乳类关系密切的物种开始崛起。

丽齿兽的出现为整个二叠纪增添了几分绚丽,促使地球主宰的位置再度易手。

它们拥有极其锋利的犬牙,是后世所有哺乳动物犬齿的渊源所在。

可是随着二叠纪末期“温室效应”的出现,全球快速变暖导致森林消亡,地表土壤系统崩溃、氧气浓度下降引发大量生物由于缺氧而死亡。

几乎在气候变暖的同时,地球上又发生了西伯利亚地盾事件。

科学家怀疑是由于陨石撞击火山而引起的,丽齿兽在这次灾难中灭绝了。

到了三叠纪之后,一种叫做犬颌兽的物种趁着曾经的诸多王者灭亡的空隙,走上了地球的王座。

与引螈、异齿龙和丽齿兽相似,犬颌兽同样是一种与哺乳类关联紧密的物种,曾被科学家称之为“半龙半兽”。

而此时的海洋霸主是旋齿鲨,它同样是在周围一系列曾王者灭绝之后得以制霸海洋的。

只是不论是犬颌兽还是旋齿鲨,没有通过拼杀,而是通过捡漏的方式上位的物种,终究缺乏进化的动力,使得王座之位难以持久。

三叠纪中期,恐龙开始崛起,旋齿鲨遭到鱼龙毁灭性打击;陆地上犬颌兽遭到各类崛起后的恐龙屠戮,最终灭族。

恐龙的出现和崛起,描绘下了生物进化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哺乳类的祖先亦于此时趋于成熟。

到了三叠纪末,盘古大陆即将分裂,软流圈的岩浆活动异常剧烈,在其中形成巨大压力,最终岩浆喷涌而出。

地球上频繁的地壳运动和火山活动彻底再度改变了空气的组成。

在整个三叠纪期间,裸子植物不断扩展和繁盛,为恐龙时代做好了准备。

崛起于三叠纪时期的恐龙,进入侏罗纪时期已经迅速称为地球的统治者。

充裕的植物为恐龙的演化提供了优越的条件,从三叠纪时期的南十字龙开始,陆地上先后出现了的迷惑龙、梁龙、腕龙等。

水中的鱼龙和天空中的翼龙同样于此时大量发展和进化。

整个侏罗纪,物种都在不断的繁盛状态。

裸子植物中的苏铁类,松柏类和银杏类极其繁盛,丰富和壮大了地球上的森林植被,同时也为大量食草性恐龙提供了充足的粮食,促使他们进化的越来越巨大。

同时部分体型较小的恐龙为了保暖或者好看(或者说是交配)身上进化出了羽毛。

初始的羽毛遍布全身,并且酷似软管,只是在随后的进化中经过了柔软绒毛的阶段后,最终才变成了扁平的羽毛。

侏罗纪时期,正是这些身材轻盈的恐龙逐步进化,并最终展翅翱翔、飞向了天空,这便是鸟类的祖先。

相较于先前几次纪元末期的大灭绝,侏罗纪大绝灭的威力要弱小的多,并且主要集中在海洋当中(大约仅有%的海洋生物灭绝了)。

这就使得恐龙、鸟类、裸子植物等在侏罗纪时代繁盛起来的陆空生物,到了白垩纪之后进一步发展壮大。

正是在白垩纪时期,恐龙的种类达到了极盛,其中在陆地上最为凶猛和著名的就是霸王龙。

而当时制霸海洋的同样属于爬行动物,其中混龙类的上龙和海生蜥蜴类的沧龙身长可超过米。

至于空中则继续由翼龙族群所主宰着,然而鸟类的优势也越来越明显。

白垩纪时期,地壳运动依旧在持续,海陆板块加速变迁,这导致整个地球生态都处于不稳定状态。

从侏罗纪到白垩纪中前期,裸子植物和少量的蕨类植物是最为繁盛的植物,而这两类植物是原始的三碳植物。

这种植物的导管和纤维分化的尚不完全,因此光合作用的效率也远不如后来出现的四碳植物(主要是指被子植物)。

与此同时,正是由于三碳植物的木质化程度低,却特备容易被动物消化吸收,故而促使恐龙等一系列以此为食的动物进化出庞大的身躯,继而导致许多食肉型恐龙也相继巨型化。

裸子植物和部分蕨类植物的繁盛,给食草型恐龙提供了十分优质的能量来源,并促使当中的许多族群为了更为高效的获取食物,退化了咀嚼功能,转而进化出惊人的颈部以极低的耗能进食。

另一方面,在蜥脚类恐龙(包括由它们进化形成的鸟类)身体里,拥有一套十分有效的呼吸系统,即肺部特殊的气囊结构能够促使它们在呼气和吸气之时,均能吸收氧气进入肺部。

这种结构的肺部呼吸方法,被称为“双重呼吸”,其摄取氧气的效率是哺乳动物的2.5倍。

如此高氧气浓度的空气、丰富的三碳植物共同促使恐龙愈发庞大,并建立起来了十分稳固的地球霸主地位。

到了白垩纪晚期,一方面鸟类逐步驱赶翼龙,逐步占据了天空的优势;另一方面随着陨石运动、火山地裂等地质现象造成氧气含量的下降和大量扬灰,严重影响了植物的生长,促使以被子之位为代表的四碳植物凭借更为优越的光合作用脱颖而出,逐步占据了陆生植物的霸主地位,彻底击败了对手。

在这场白垩纪末地球环境的骤变中,来不及适应的巨型恐龙们迅速被挤出生态圈,被淘汰出去了。

白垩纪末大灭绝事件中,由于大气层成分构成和主体植物种类的变化,造成了包括恐龙在内的大量巨型动物惨遭灭绝。

其中作为恐龙近亲的鸟类却凭借轻盈渺小的身形得以存活,同样幸存下来的还有在恐龙面前如同蝼蚁一般的哺乳动物。

随着古近纪的到来,中生代宣告结束,新生代来临,哺乳动物崛起逐步占据了整片陆地,甚至还出现了在天空飞翔的蝙蝠类和重新适应海洋的鲸类。

被子植物和哺乳纲动物的崛起于古近纪,并形成了大体和今天相似的生态构筑,到了新近纪时期,地球上的生物界总体面貌与现代更加接近了。

哺乳动物和鸟类仍然占据主导地位,灵长类动物于此时逐步发展壮大,并在新近纪末期进化出人类的祖先。

此时相当一部分的哺乳动物延续了诸如奇虾、邓氏鱼和恐龙等地球霸主的步伐,走上了体型巨大化的道路,比如猛犸、剑齿虎、乳齿象和雕齿兽等等。

由于较冷的气候到来,许多热带植物逐渐被落叶森林和草地所取代,成为植物在寒带陆地的主要生物。

草类的出现和多样化发展,进一步促进了食草类哺乳动物的进化,并诞生了诸如马牛羊等许多今天的常见食草动物。

进入第四纪之后,地球上先后经历了四个冰河期和间冰期(两段冰期之间相对温暖的时期)。

此时许多巨型哺乳动物由于气候和食物的变化而相继灭绝了,但人类的祖先却于此时开始披荆斩棘、履步坚冰的开启了自己的时代。

纵观人类之前的历代地球霸主变迁的 历史 ,我们可以较为详细的了解物种进化和地球生态圈的发展脉络。

地质运动、气温变化和食物演变都可能构成一代霸主崛起或衰亡的关键因素。

地球物种几亿年的演变史,或许与人类文明进程一样,对今天的人们产生许多深刻的启示。

曾称霸地球的10种巨兽,极其凶残,复活任何一种都是人类的噩梦

整个更新世,北美大陆有大半的面积被冰川覆盖,从加拿大到格陵兰的大片土地,都有厚达数千米的冰川,大量的水变为冰,就势必造成海平面降低,这就出现了连接北美与欧亚的白令大陆桥,在加上与之相连的南美,让整个美州大陆有了空前的生物多样性,其中,食肉动物扎堆进入美洲,让这片血腥的大陆成为了勇者才能生存的战场,新老交替会让哪些动物加冕为王?北进南退又让那些生物惨遭灭绝,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更新世的美洲十大猛兽。

第十名 骇鸟科-长腿恐鹤

长腿恐鹤属于骇鸟科,站立时身高接近2.5米,体重可达130公斤,这是一种大型肉食鸟类,在更新世早期,恐鹤在南美是顶级掠食者,它们可以轻松的捕食中小型哺乳动物,在捕食过程中,它们会用巨大的喙将猎物高举并重重的摔下,恐鹤的头部和马一样大,十分有力量,在当时的南美,恐鹤压制了哺乳动物长达数万年。

如今生活在南美洲的叫鹤科,就是恐鹤血源关系最近的后代。

但在更新世后期,由于北美的哺乳类动物南下,骇鸟家族很快便溃不成军,骇鸟家族先天的劣势已经无法让它们与进化的更先进的真兽一较高下,随着长腿恐鹤的灭绝,骇鸟的大本营彻底沦陷,在生死存亡之际,泰坦巨鸟站了出来。

第九名 骇鸟科-泰坦巨鸟

泰坦巨鸟,唯一在北美发现的骇鸟家族成员,身高3米,体重能达到300公斤。它们也是肉食性鸟类,跟剑齿虎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它们是恐龙王朝末代的牌面与骄傲,泰坦巨鸟跑起来非常快,速度能达到97公里每小时,由于体型巨大,泰坦鸟的翅膀也逐渐演化成结实肉钩结构,可以像手臂一样伸出。

科学家推测,泰坦鸟捕猎时会用前臂协助抓住猎物,然后用带有钩子的脚爪给予猎物致命一击,它们可能会将猎物咬住往后摔打,使其脊椎断裂,但即使是这样强大的猛兽,也只不过是当时众多捕猎者中普通的一员,由于骇鸟的繁殖方式是产卵孵化,它们的蛋经常会引起一些偷猎者的注意,他们成群结队,虽然体型不大,却凶残狡诈,科学家认为,骇鸟的灭绝,就与这种动物有关。

第八名 犬科-恐狼

北美是犬科的大本营,恐狼与骇鸟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恐狼的体型在当时并不算大,与现今存活的北美灰狼差不多大,平均体长1.5米,体重50-80KG,虽然体型不大,但恐狼确是称霸北美大陆的重要角色。

在美国加州的拉布雷亚沥青湖中,发现了恐狼的遗骸多达3600余具,其数量远超其他肉食动物,这说明,恐狼在北美曾兴盛一时,科学家发现,恐狼的体型和生态位更接近于现在的鬣狗,它们四肢短粗结实,肩膀宽阔,脑袋大而沉重,这种体型决定了恐狼的的咬合力比现今存活的犬科动物都要大,从化石中,科学家发现它们的牙齿磨损严重,这说明恐狼经常捕食大型猎物。

而恐狼能在当时严酷的自然环境中存活下来,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它们结伴而行,团队的配合大大提高了生存能力,而且恐狼还是机会主义者,它们对食物的要求不高,不管是腐肉还是蛋类,它们来者不拒,它们会经常偷袭骇鸟们的蛋,甚至会联合捕杀骇鸟,骇鸟虽然强壮,但与数量众多的恐狼相比,它们却完全不是对手,科学家认为,骇鸟的灭绝与恐狼的兴起有着莫大的关系。

然而即便是生存能力极强,狡诈如狐的恐狼,也始终游走于北美大陆的三四线,因为还有一种猛兽,可以说是不把恐狼放在眼里,他们具备了敏捷、力量、速度、和一击必杀的能力,可以说是北美大陆的六边形战士,也是令北美所有物种闻风丧胆的存在。

第七名 剑齿虎亚科-纤细刃齿虎

剑齿虎是对猫科的一个分支剑齿虎亚科的统称,其下有近百个物种,而纤细刃齿虎是剑齿虎家族中最早的成员之一,尽管只有豹子和美洲狮般大小,但自身的硬件却远超它们,骨骼和肌肉的强壮程度远超如今的狮虎,比例巨大的肩胛骨附着着大量的肌肉。

精干有力的四肢可以牢牢地抓住猎物,它们体重在55-100公斤左右,纤细刃齿虎的颌骨能够张开到惊人的120度,而且前肢略长于后肢,尾巴则短到几乎看不见,这种不是很利于快速奔跑的身体结构无疑是为了捕获大型动物而进化出来的,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属还将缔造剑齿王朝的巅峰。

第六名 剑齿虎亚科-致命刃齿虎

如利剑一样的切面长达20厘米,致命刃齿虎在当时的北美几乎是无敌的存在,而致命刃齿虎绝对是整个剑齿虎亚科中名气最大,出境率最高的选手,我们在纪录片或电影中最常看到的就是它。

在美国拉布雷亚沥青坑中,发现了2500多具致命刃齿虎的骨骸,而且它们的刃齿都保存完好。这说明致命刃齿虎的长牙并不像很多人理解的那样容易折断,显然,这种猛兽有一种独到,高效的杀戮方式,致命刃齿虎体格粗壮,比现今存在的狮虎都要大,如匕刃一样带有切面的牙齿,可以最大效率的击杀猎物。

在当时的北美,生活着一种巨大的宽额野牛,肩高2.5米,超过2吨重的它们是史上最大的牛科之一,它们的前额顶着长达2米的巨大牛角,就是这种庞然大物,确是致命刃齿虎的主食。

宽额野牛

宽额野牛

可见当时的刃齿虎有多强大,这显然不是恐狼能比肩的,我们可以把恐狼和刃齿虎比作今天非洲的鬣狗和狮子,虽然存在竞争关系,但恐狼是绝对不敢轻易招惹刃齿虎的。更重要的是,致命刃齿虎雌雄个体差异极小,而且还极有可能是群居动物,然而,即便如此强大的刃齿虎也不足以称霸北美,研究发现,致命刃齿虎生活在温带,它们害怕寒冷,虽然在北美有不俗的实力,但却不是真正的北境之王,真正的北境之王,则是刃齿虎的亲戚,血刃锯齿虎。

第五名 剑齿虎亚科-血刃锯齿虎

血刃锯齿虎是存活时间最长的剑齿虎亚科之一,也是唯一横跨五大洲的属种,血刃锯齿虎有着强大的适应能力,它们能适应高纬度严寒的气候,它们的剑齿普遍较短,而且截面较薄,并带有锋利的锯齿边缘,这样的短锯齿虽然看上去不太威猛夺目。但却能更加有效的破坏粗厚的大型猎物。

令锯齿虎最为声名大噪的,是“厚皮巨兽刽子手”这个称号!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汉弗雷森洞穴里,曾出土了30余个血刃锯齿虎以及300多具哥伦比亚猛犸骨骸,这些骨骸大多为猛犸象幼崽。研究显示这些猛犸幼崽多数在两岁左右。这些猛犸幼崽一旦离群,就会被饥饿的锯齿虎所盯上,锯齿虎的弯刀剑齿配合发达的大门牙,可以有力地撕开厚韧的象皮和脂肪层,在最短时间内结束猎杀任务,这些顶级捕食者不仅青睐于大型食草动物。

而且也钟爱未成年个体,科学家推测,锯齿虎很可能也是群居动物,采用团队合作的方式来捕猎这些庞然大物,血刃锯齿虎和其它剑齿虎亚科相比,有更修长的四肢和更小的头颅,显示出其行动敏捷和高速奔跑的能力,然而,就算是能横跨五大洲,适应能力如此之强的锯齿虎,也只是整个剑齿虎亚科的落日残辉,在整个剑齿虎家族走向衰落的时候,一支神秘的猫科动物,从非洲出发,大约在30多万年前,它们借助气候的帮助,越过白令大陆桥来到了北美,与剑齿虎亚科争夺猫科王冠。

第四名 无鬃狮类- 美洲拟狮

深入北美腹地的美洲拟狮最大个体超过480公斤,极有可能是地球历史上出现过最大的猫科动物,庞大的体型足以让同时期的致命刃齿虎和血刃锯齿虎都甘拜下风,拟狮拥有较长的四肢,全长能达到4米,肩高可达1.4米,平均体重350公斤,与现今的非洲狮相比,成年的雄性美洲拟狮要比其非洲“兄弟”大出百分之40。

拟狮的祖先原始狮进化非常的成功,它们的足迹一直从非洲老家延伸到欧亚大陆,接着以势如破竹之势横跨白令大陆桥,进入了食物丰富的北美大陆,然而作为外来者,美洲拟狮难免要与当地的土著较量,成群的恐狼虽不足为惧,但体型粗壮的刃齿虎却是难缠的竞争对手,根据沥青湖中发现的拟狮化石,拟狮的个体中,雌雄的数量相当,科学家们推断,拟狮很可能是独居动物,或是成对狩猎,虽然拟狮拥有比剑齿虎更大的体重,但面对成群结队社会化的剑齿虎家族,拟狮却无法以一敌百,更何况,在北美一个低调的霸主还未露面。

第三名 熊科-短面熊

短面熊的主要食物是北美的野牛和大角野牛,因此它也被称为噬牛熊,当时北美的短面熊包括两个品种,巨型短面熊和倭短面熊,巨型短面熊的体型要更大,平均体重约780公斤,站立起来超过4米。短面熊是北美的王者,不管是剑齿虎家族还是无鬃狮类,都不敢轻易招惹它。

它的食谱涵盖北美大陆上所有的哺乳动物,短面熊有时候会抢夺恐狼、剑齿虎和拟狮的食物,有人经常拿拟狮与短面熊比较,认为最大个体的拟狮能与短面熊一较高下,其实这是不科学的,就拿现今存活着的猛兽作为比较,老虎是不敢轻易招惹熊科的,因为这样做的代价太大,猛兽相遇,如果不是极端情况,只会吓退对方,而不会致对方于死地,况且,拟狮与短面熊体重差距过大,如果打起来,基本没有胜算,人们对短面熊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它的身形和食性。

一般认为,短面熊的四肢修长、脸部较短,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短面熊是因为腰短才显得腿长,而短脸则是因为宽额造成的,在食性方面,短面熊应该与现在的棕熊无异,属于杂食性动物。

第二名 剑齿虎亚科-毁灭刃齿虎

从恐龙时代后期开始,南美洲还属于一个封闭的世界,但随着冰川时代的来临,许多动物开始南迁,在前面我们讲到的刃齿虎和锯齿虎先后来到南美立足,锯齿虎家族在南美并没有开启一个新的王朝,反而体型很小,反观刃齿虎家族,仿佛开挂一般,在体型方面疯狂的增重。

在大约100万年前的南美,一位千古帝王横空出世,它便是剑齿猎杀流的巅峰,毁灭刃齿虎,不同于起家时只有美洲豹大小的纤细刃齿虎,或体型比狮虎还大的致命刃齿虎,毁灭刃齿虎能频繁猎杀吨级巨兽。

它们发迹于南美,有着庞大的体格,平均体重350公斤左右,最大个体能超过400公斤,这使得毁灭刃齿虎有资格和无鬃狮类一较高下,很多人会把美洲拟狮和毁灭刃齿虎做比较,争论它们谁是地球历史上最强的猫科动物,虽然毁灭的平均体重要小于拟狮,但毁灭刃齿虎是一种极端特化的动物,其身体结构跟以往的猫科都不相同,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为狩猎而精心设计的。

毁灭的肱骨进化的更长更粗壮,巨大的肩胛骨上附着大量肌肉,使得前肢能迸发出强大的抓握力,再搭配前掌的巨大脚爪,可以产生强大的十字作用力,而且毁灭刃齿虎的前肢要长于后肢,腰身较短,倒三角的身体结构能使它在近身搏斗时发挥巨大威力,一旦制服住对手,它就可以使用25厘米的齿牙终结对手。

第一名 熊科-南美细齿巨熊

即使强如毁灭刃齿虎,也不能完全代表更新世美洲巨兽的牌面,上面提到的巨型短面熊已经是熊科的翘楚,不过,最强熊科当属生存于南美的细齿巨熊,它是迄今为止地球上出现过最大的熊。

1935年,人们在阿根廷发现了细齿巨熊的化石,它们拥有惊人的体型,极限体重近1.8吨,站立时身高超过4米,它们的猎物是吨级以上的大型动物,比如4吨左右的大地懒。早期的南美食物充足,而且竞争者相对较少,这可能是细齿巨熊身形巨大化的原因,尽管身体结构比不上毁灭刃齿虎,但这样的体型足以让它称霸美洲,不仅是美洲大陆最强大的巨兽,也是地球历史上最大的哺乳类食肉动物。

由于细齿巨熊的化石标本稀少,所以在知名度方面,细齿巨熊并不大众,就算如此豪横的巨兽,也敌不过历史周期,更新世末的新仙女木事件,无差别的消灭了几乎所有大型动物,南北美洲物种以属为单位灭绝,昔日的巨兽帝国变为寒冬荒漠,如今,我们只能从化石中,窥探这些巨兽的雄姿。

但猛兽的血液并非就此断绝,它们的后代还将在地球上,书写下另一个篇章。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大部分为原创,有小部分整理于自互联网以及转载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2584871604@qq.com删除。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